News

Ben Thompson:可穿戴设备的未来

编者按:在青少年当中拥有极高人气的Snapchat不久前刚刚更名为Snap,同时还发布了一款名为Spectacles的智能太阳镜,这葫芦里卖得究竟是什么药呢?它会不会步Google Glass的后尘呢?可穿戴设备又能够从iPhone的成功和之前的智能手机的失败获得什么启示呢?科技博客 stratechery 的撰稿 Ben Thompson 对此进行了分析

说到未来,“what(未来是什么?)”一般没有“how(如何到达?)”那么棘手。比方说:

Ben Thompson:可穿戴设备的未来

这玩意儿是Simon。一台带触屏的手持电话,还可以运行第三方应用。IBM在1992年就推出了这个东西,那时候甚至连WWW都还没诞生。它的作用是可以发传真。

我强调传真不是想嘲笑,相反,这反映了智能手机之所以用了整整15年(2007年iPhone诞生)才真正实现起飞的根本原因:新门类不仅要技术可行且买得起,还需要有可以抱大腿的生态体系,以及令人满意的用户案例。

思考一下1992年到2007年之间发生的一切,至少乍看之下并没有任何事情跟智能手机有关:

  • 个人计算机从办公室走向家庭

  • WWW发明,一整个生态体系被从零开始搭建出来

  • 个人电子设备繁荣:1992年时大部分人都拥有或者使用计算器和随身听,1990年代开始引入PDA以及数码相机;2000年代出现了手持GPS设备以及数码音乐播放器

我们把2007年视为智能手机元年的原因,是因为尽管此前已经发布了许多智能手机(1996年大部分是诺基亚/塞班系统,2003年的黑莓和Windows Mobile),但只有iPhone(受益于其突破性的用户界面以及前瞻性的硬件)利用了所有那些进展。

再回顾一下这张片子:

Ben Thompson:可穿戴设备的未来

这些功能没有一个是凭空生产的:

  • 电信提供商的无线网络整整建设了20年,而手机地位已经稳固

  • iPod非常受欢迎,有着非常切实可行的用例,iPhone的很多功能首先都是在iPod上出现的(前面提到的计算器、PDA、数码相机以及GPS设备)

  • Web已经发展为通过浏览器即可达的一整个信息宇宙

1年后,苹果增加了应用商店,使得iPhone可以添加各种自身缺乏的计算能力;结果就是一台基于之前的一切开发出来的设备:

Ben Thompson:可穿戴设备的未来

关键点在这里:哪怕技术上的可能性存在,但如果不是实现了那些用例,如果iPhone依靠的生态体系没有实现确立的话,iPhone不会成为iPhone。

那些失败的可穿戴设备

上周Snap(即原来的Snapchat)多少有点出乎意料地披露了一款可穿戴设备:

Ben Thompson:可穿戴设备的未来

这款名为The Spectacles的产品,是一副带有一对摄像头的太阳镜:按一下侧边它就会拍摄一段10秒钟的视频。

当然,Snapchat并不是第一家推出视频录制眼镜的公司:Google早在2013年就已经发布了Google Glass:


Ben Thompson:可穿戴设备的未来

但出于各种显而易见的理由,Glass是个失败产品:太贵,难用,难看,而且对社会惯例无知。尽管如此,这些问题在面对一个更加根本性的问题时都显得苍白无力。这个问题就是:这东西有什么用?

哦,当然, Glass的理论用途很容易说清楚:实时看信息,不用掏出手机即可方便地捕捉有趣事件,不用笨拙地摆弄触摸屏就能问答问题。这个理论的问题跟困扰最初智能手机的问题一样:这些用例没有一个是已经确立的,而且也没有可接入的生态体系。

对苹果最初推出的Apple Watch也可以提出类似的批评。尽管Apple Watch硬件上要比Glass吸引人得多,而且没人对可穿戴的前景感到不快。但手表发布时最令人受到打击的是理性的缺乏:用例是什么?生态体系在哪里?

这种焦点的缺失导致了这款设备的发布可能有点不合时宜:因为苹果并不知道Apple Watch应该用来做什么,所以就弄了一个过于复杂的用户界面来撑门面,而推出的SDK又导致app慢得没法用;苹果是那么的渴望第三方开发者能找到缺失的用例,以至于连本该是自身标志的用户体验都给毁了。

那些可用的可穿戴设备

相对于第一代Apple Watch,上个月公布的Apple Watch不仅改进了硬件,配置了更快的处理器和GPS还防水,而且更重要的是用例已经很清晰了。看看介绍视频就知道了。

这个视频有47个独立“片段”;其中35个是保健和健身相关(这还没算上走路或呼吸,这两个属于更广范畴的“健康”)。剩下的介绍视频也遵循一样的主题,产品的旗舰合作伙伴耐克也一样。苹果要发出的信息终于明确了:Apple Watch是给保健和健身用的。

Apple Watch就只能做保健和健康了吗?绝对不止。但是那些新的用例——像通知、Apple Pay,以及控制智能家庭,所有这些相对新的用例的开发现在都有了保护伞了。

这个聚焦还定义了Apple Watch最明显的竞争对手:Fitbit。尽管Watch的能力要比Fitbit强多了,但这两者竞争的都是手腕上相同的地方,而且产品定位上也是做一样的事情。

Fitbit有趣的地方在于,从产品开发角度来看,它是苹果自己的iPod的精神继承:它一开始就目的明确,作为计算机的附属物,负责一项定义明确的事情——计步。的确,这是新用例,但最初的Fitbit很特别地避免了可穿戴设备的所有其他问题:它不引人注目但又很独特,而且很容易理解。它还未后面的产品线扩张打下了基础:一旦用例确定之后,Fitbit就可以创建跟踪器,克服诸如在手腕上穿戴奇怪设备或者成本超过100美元等挑战。

苹果第二款可穿戴设备AirPod的引入也做得不错。它的用例再明显不过了:给没有耳机口的iPhone 7 配备的无线耳机。这种定位再清晰不过了!但是它的潜在用途还要明显得多:就像我2周前指出一样,AirPod加上Apple Watch描绘了iPhone之后未来的轮廓

可穿戴设备的未来

这就是我开篇说的:“未来”。尽管我们的智能手机很出色,但似乎这并非计算的终点。记住,iPhone之前的所有那些智能手机,尤其是微软的手机之所以失败,是因为它们的创造者无法想象还有一种设备比PC更能成为我们生活的中心。但现在我们已经处在一个PC最好理解成可选智能手机附件的世界了。

我怀疑有朝一日我们也会这样看待我们的手机:极其有用的设备,很多任务都做得比任何其他东西要好,但却不会成为我们生活的中心,仅仅是因为它们不再需要时时都在我们身边。毕竟我们身上已经有了可穿戴设备了。

要说清楚的是,这个未来还没到来,而且可能还挺远。但这并不意味着中间这段时间以及那些过渡产品就不重要了。光有极客喜欢的技术已经不行了,因为这些人对社会惯例和产品样子都不关心。现在,是做出能让可穿戴产品符合市场需要的用例和生态体系的时候了。

Ben Thompson:可穿戴设备的未来

Snapchat不是Google Glass

说句公道话,上图并不是Google Glass的官方产品形象,尽管它很快就变成了最出名的一个。当然这是因为佩戴者的身份——Marc Andreessen、Bill Maris以及 John Doerr是业界最著名的VC——但这幅照片是那么完美地捕捉到了Google Glass所代表的东西:也就是硅谷所强调的,无论你喜欢与否,技术将改变生活,因为事实就是如此。

毋庸置疑的是,上面那幅跟下面这幅感觉像是Snap Spectacles形象片的对比是再强烈不过了:

Ben Thompson:可穿戴设备的未来

尽管可能没人会用这些东西——而且规模化生产实体产品要比看起来困难得多——但我怀疑Spectacles的结果可能会与Glass颇为不同。一方面是它们看起来要比Glass好看多了,而且价格上低了一个量级(130美元)。

但更重大的区别是,Spectacles的关键生态体系和用例组件已经到位了:Snapchat的日活用户超过了1.5亿,这些人每天要发送超过10亿张照片,并且观看不可思议的100亿次视频。这一切都是Snapchat独有的。让添加视频更加容易,对于了解Spiegel的人来说,这一举措并不出奇。

Snapchat与苹果

显然。这又是一个我用过的词,考虑到苹果的AirPod,可能Spectacles最吸引人的潜在影响在于,它反映出Snapchat与苹果之间远期有可能会形成竞争关系。Snapchat CEO Evan Spiegel说过,Snap是一家相机公司,不是社交网络。或者可能更精确地说,这家公司同时也是社交网络:是一个完全独立的生态体系,这个体系针对内容创作和流通所进行的优化甚至比Facebook还要完美。从苹果的角度来说,重要的是,Snapchat,就像Facebook或者微信或者其他作为用户生活中心的app一样,是距离自己客户更近的一层。现在这还不构成威胁——你还是需要一款实际的设备来运行这些app——但话又说回来,大部分人都是在Windows上用Google,这让微软照样能赚很多钱,即便这冻结了微软的未来。

这正是为什么苹果毅然决然要推进到可穿戴领域的理由,尽管这个领域他们的优势没那么大(因为像Siri这样的服务扮演着重要角色)。现在的护城河不是去控制分发,而是要拥有消费者接触点——可穿戴设备正好就是这样的接触点。

要澄清的是,我要观察的是一个非常朦胧的未来;在出色的互动基础上,Snapchat仍然要做出实际的业务来,虽然我认为该公司的方向是对的。而且技术的重要性仍然不言而喻:芯片得跑得更快(这是苹果的一大优势),电池需要改进(这也是苹果的特长),一切都要变得更小。但这个正是这个产业出现以来所有硬件都遵循的发展路径。这些是困难问题,但属于已知问题,所以聪明的工程师可以解决。但大家更难意识到的是,为这种智能技术创造一个市场需要一个更加深思熟虑的方案,现在你就很难想象一个远离硅谷、正躺在威尼斯海滩晒太阳的人会是更好的实践者。

 




延伸阅读
微信号

评论

3 评论

July Mao

The topic you describe here is really important. I think it may be useful and interesting to many beginners in this sphere.

John doe

Thank you for your opinion! I'm glad that you found this article interesting, and I hope to continue this topic in further publications.

Mila MOa

Very useful post! Thanks for sharing! Now I’ll be planning my visit to your company to pick the best strategy for my business.

Mila MOa

Very useful post! Thanks for sharing! Now I’ll be planning my visit to your company to pick the best strategy for my business.